Mirage

——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往后的风浪,有彼此在身边便将无所畏惧。

欢迎捉虫√

【赤黑】送别(上)

嗨 这里慕珵qwq第一次刷lot多多指教啦ww

  • 分有上中下。上与赤黑没太多关系 当然中也是(・`ω´・)

  • OOC慎入 

  • 文笔不行!

 

[上]如果我们不在一起

 

 

<<< 00

 


在早上,黑子无意间看见母亲站在柜橱前翻找着什么。他上前询问母亲需要什么帮助时,却意外遭到了拒绝。他躲在厨房里静看着她的行动——虽然他知道这样不对。忽然他看到母亲对着几张泛黄的照片温柔的笑时,他才知道只是家人才能给予的微笑。


父亲在他出生后的五年离开了这片土地,踏上了在异国他乡的征程。


这是他唯一知道的事情。即使是这样也难免对只有过年才回家几天的男人抱有特殊的感情。毕竟这是他的父亲,不是别人的父亲。每每到分离的时候,那个男人总会给在日本的家人一个承诺。他总会凯旋归来的。

而他在上国一之后,父亲留给他的话语不再是这个。你要开始承担。这是一个老男人对一个即将成年的年轻的男孩说的、一年的最后一句话。是的,他要开始承担,他不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小孩,也不是一个懦夫。

“因为黑子家,不需要有懦夫的存在。”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黑子父亲正蹲在他的面前,面容和蔼。还用手轻揉着他的脑袋。这是他永远不会忘记的、也是不能够忘记的。这个,黑子明白。想必他的父亲也不会忘记,他的父亲告诉他的情景。

相聚总是很短。他们明白。

<<<01

 

黑子不喜欢分离,但是事实的真相总是那么残酷。必要的分离,让他成长起来成为了一个值得依赖的人。对于队友是这样,对于家人更是如此。他站在秋日残阳的余晖下,沐浴着这个秋季最后的温暖,走进了属于他的渺小世界。


16岁那年他收到了最棒的生日礼物。这是家人给予的,别无他人。

<<<02

 

黑子轻哼着童谣哄着表妹睡觉。他看着她可爱的睡颜,笑了笑,将手指轻轻抽离表妹小小的手掌。秋月力气不小呢。他这样想着,用手指点了点她的鼻尖。“好梦呢。”他扶着床沿站起来,走向门边,对着呼呼大睡的秋月轻声祝福着。


“母亲。秋月睡着了。”黑子走下楼,对还在厨房忙碌的黑子朔春说。“知道了呢,小哲。辛苦你了呢。”她停下手中的事情,走了出来,坐在椅子上对匆忙走向客厅的黑子说道。“没什么的母亲。秋月很可爱的呢。”黑子拿着书包对在饭厅的母亲说。


朔春看着黑子提一手着书包,另一只手拿着温开水向自己走来:“母亲,你也要注意下自己呢。胃药放回药箱里了呢。”她接过,听着黑子老妈子式的提醒,也没好气的推搡着黑子他说:“哎呀呀,我又不是小孩了,小哲就快去做作业吧。”


黑子愣了愣,下意识的反应竟是抬头看钟。“七点四十了呢.. ”他回头一本正经的告诉一旁忙着偷笑的母亲。“傻小子,还不快去。”母亲催促着他,“明天好像是宫地先生的课程呢。”想着明天自己没有写完作业,被火神嘲笑的情景时,他不禁抖了抖。


“那母亲我先上去了呢。”他向打算去庭院浇花的母亲道了个简短的别,匆匆的走向二楼最角落的那房间。“阿拉阿拉,小心点!”黑子朔春看着那个和孩子父亲的性格完全不同的儿子无奈且又幸福的开口提醒他。

<<<03

我不知道父亲是做什么工作的,但看到母亲一提到他就很开心,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黑子提笔在日记本上这样写到。他挠头再想想却发现他只能写到这里。这件事情源于早上,他不想提了,所以轻轻把本子盖上并将它藏好。


黑子查看着作息表,并认真夹在书上,开始巩固今天所明白的知识。黑子大概忘记了,他什么时候会用作息表来要求自己。房间的暖灯照射着书柜,反射出的光线打在了黑子的侧脸上,黑子认真的检查着书写时的错误,也分心来看看接下来的安排。


黑子蛮喜欢这样两点一线的生活。家-学校。简单很实在,是一种得来全不费工夫的存在。如果硬要说的话,可以套用中国佛教教徒的信念:这是前世修来的福分。黑子在表妹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在思考这件事情了。

<<<04


他不是什么教徒,但是他信。他也说不清楚。

<<<05

——在寥寥数语中熠熠生辉熠熠生辉..请不要忘记我..黑子在收拾书柜时,偶然发现他所记着的这句话。黑子捧着有些泛黄的本子,坐在床上。‘这是..’黑子摩挲着本子,皱起好看的眉头,思考着...‘什么叫寥寥数语、以及...请不要忘记我。’


“小哲!能不能帮我办一件事情?”时间很快的黑子身边走过,不带一丝留恋的走过。而黑子也不再把心思放在这几行字上,安心学习。毕竟,今年他已经17岁了。高三毕业前的征程,必须严阵以待!他看着书本,这样想着。


黑子听到这句话之后,便放下书本向母亲喊道:“怎么了?妈妈,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黑子塔塔的跑下楼去。因为他母亲需要他帮助的时候,往往就是重要的。——谢谢了,姐姐..‘等等…这是!’黑子停在楼梯的转角,他想听听那个人的理由。


他想大概什么也听不进去了吧。他不明白他会有这个心情来听他们说话,那个小姨在秋月出生后的一年就把她送到了这里。这里完全就是秋月她的家,他懂他又不懂。懵懵懂懂之间,秋月她度过了在东京的五年。他也照顾了她五年。

<<<06


他不明白那个女人为什么要回来,但是有一点他是无从拒绝的——她来尽责了,来尽母亲的职责。这是她应该的。黑子沉住气,他想听听母亲怎么说的——


朔春倾听着她妹妹的理由,却发现她也听不见:“来了就好。”她只听到自己说出了这句。是的,回来就好,但是对于家人来说,总或多或少的有些责备。毕竟一个人把自己的孩子扔在亲戚家,不管不顾五年,这次的突然回归让她吓了一下。


“欸..”她叹了口气,将怀里的孩子抱紧。戴着眼镜的脸庞显得更加削瘦了。朔春明白,自己再说些什么也是无用功的。她看着坐在沙发上,抱着孩子的妹妹,向楼上喊着:“小哲,你遇到什么事情了么?”黑子一惊连忙从转角处走出来说。


“我在。妈妈。”他瘫着脸,静悄悄地从楼上走到楼下。用平静的目光注视着他的小姨。‘坐不住了么..’他这样想,“妈妈是为秋月收拾行李么?”他看见他的妈妈叹了口气,眼睛坦率的看向他的小姨,话确实朝他说的:“是的..”


“谢谢。”他想,这是他的小姨唯一能对他的母亲说出话了。“没事,只要别负了大家的期望就好。”黑子在上楼之前,又转身看了看他的小姨。——红了眼眶的女人,一只手颤抖的抚摸着秋月的头发,而另一只手被他的妈妈拉着。


不言不语。他们明白。

<<<07


黑子大概绝对想不到吧。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那个小家伙。


——请不要忘记我……在小姨断断续续的话语中,他知道。不见了,丢失了。像小时候的他一样,本想好好珍藏的糖果,被父亲拿走说:小孩子不可以吃太多糖。这次“拿走”的不是那么简单的糖果,而是被上帝“拿走”的孩子。


黑子坐在冰冷的被单上,盘腿思考。

<<<08


——请不要记我。是的,黑子想,他想,他这辈子都可能见不到那个孩子了。不止是他还有在家里无能为力的他们,还有在外地苦苦寻找的疲惫的他们。

 

 

我都不好意思写上赤黑的tag

我会努力的qwq欢迎勾搭 x

BUG多 欢迎捉虫哒(。・∀・)

评论(9)

热度(5)